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高士尊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笔墨野逸 境界奇辟

——读高士尊的大写意花鸟画

2011-12-19 14:49:3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夏硕琦
A-A+

  高士尊的大写意花鸟画,纵横恣肆,不拘绳墨,挥毫落墨,性情为之,属风格野逸的一路。

  高士尊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对装饰绘画、民间绘画、西方现代绘画颇有研究。他又是一位收藏家,彩陶、石雕、木雕、家具、鸟笼尽在爱好之中。他兴趣广泛,视野开阔,又是性情中人,他的画可说是心血来潮的产物,乘兴命笔,一吐块垒。

  高士尊酷爱书法艺术,常年临池不辍,篆书、草书、行书都下过功夫。他的书法笔道求苍厚,运笔求纵逸,结体求气势。他把书法寓于画法,其笔墨语言蕴含着书法的灵性和形式美感。他又主张笔墨形态不应该有固定的样式,笔墨应随情感与状物的需要而变化,为适应需要应能不断创造出新的笔墨形态,一句话,笔墨当随时代。固守古人的成法,笔笔皆有出处的观点为他所不取。他作画时追求笔墨的力度、厚重与节奏,在形态上常采用团块结构,运动的线与沉着的团块构成画面独特的形式韵律。

  高士尊科班出身,有写实的基本功,但其造型观念却不是写实的而是意象的。他创造的绘画意象饱含着他体物的感动,蓬勃的意兴,独特的爱好,乃至他自我的生命状态。从其写意精神与绘画境界的营构,可以看出他对青藤、白阳、石涛、八大的继承,他对齐白石的艺术精神及其笔墨意趣更是钟爱有加,多有吸纳。

  但由于他工艺美术的学术背景,他对西方现代绘画的浓厚兴趣,在潜意识中,有时是在非自觉状态中,或者准确点说是在不刻意追求之中,他把西方的造型趣味、构成趣味、色彩趣味,以及民间审美意识,自然而然地融入他的大写意花鸟画创作中,不造作,不生硬,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他对林风眠、吴冠中的创作也相当倾心,这两位大艺术家的创作,都是中西逢源,特立独行,卓尔不群的,他们的创作画境新异,每每给人以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精神领悟与审美享受。这对高士尊的创作颇有影响。

  高士尊在融会异文化元素时,特别强调文化的主体意识,吸收外来文化营养是为我所用,而不是吃了牛奶就变成牛羊。他很看重艺术的民族品性。

  强扭的瓜不甜,捆绑不成夫妻。可惜在我们当今的不少作品中,存在着拉郎配现象,东取一点,西凑一点,拼凑成章,不能达到自然圆融的化合之境。高士尊在创作中摒弃“拼盘方式”,而力求“化合方式”,他追求多种绘画元素的水乳交融。

  赤子情怀是高士尊大写意花鸟画的美学特色之一。他的画,有童心,有拙味,有天趣。所谓艺术上的赤子之心,在创作上表现出一种单纯和天真烂漫的品格,是抛弃积习或成见的遮蔽之后真性情的无拘无束的坦露,是对世俗习尚的一种突破和超越,是用儿童天真眼睛对美的一种独特发现和率真表达,也可以说是艺术上的一种去伪存真。从艺术效果的角度来考察更是一种“陌生化效果”。

  高士尊的画越到老年,越发老眼童心。你看他笔下的金鱼、公鸡、雏鸡、小鸟、猫咪、松鼠、蜻蜓以及格斗中的草虫等,其造型、动态、气质、情致,都富有稚拙之味和儿童的天真之趣,单纯得很,宛然儿童眼中的世界。

  “散其怀抱”是高士尊大写意花鸟画的创作状态。我们知道,书法艺术发展到蔡邕生活的东汉末年,已经由记事行文的工具逐渐演变为士大夫抒情的媒介,因此,蔡邕提出“书者,散也”的论点:“欲书先散其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书画相通,高士尊的写意画,亦有散其怀抱,任情恣肆,随心所欲的特点。他笔下的花树、奇石、小鸟,家禽等,笔墨老辣苍茫,清狂疏野,潇洒出尘。他笔下的月光景物更是借物抒怀,意味隽永,如《双栖图》,浓重的夜色托出带有光晕的圆月,一对小鸟相互偎依,夜宿于虬曲苍劲的古松枝头,小鸟用浓墨团块一笔画出,嘴、爪用红色勾出,造型简括而生动,在月色凄迷中尤见其相依情深。这“相依情深”艺术意象的创造,足以拨动心灵的涟漪。古人云:“鸟啼花落,皆与神通。”潜心体验自然、社会、时代、人文,使其彼此贯通,相互生发,乃诗人、画家的另一种基本功。所谓功夫在画外是也。

  从高士尊比较成功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的画不是制作出来的,而是写出来的。他注重行笔的疾徐、顺逆、轻重、顿挫与节奏,在笔墨的运动、在笔墨不同性质与感觉的运动形态中,把情感“迹化”。笔墨的痕迹宛若情感的“心电图”,借笔墨的“写”,宣泄出胸中郁积深藏之情。

  高士尊还似乎特别喜欢描画“雨后”、“雨中”之景。他的《雨后》在淋漓浓重的泼墨中,托出皎洁的白荷,意在于黑白交响中把雨后那种扑面而来的清新气息和白荷的倜傥风流,作为宣泄的重点。而《雨后牡丹》之构意,堪称雨后白荷的姐妹篇。“不要人夸颜色好,只流清气满乾坤”(王冕语),可能是画家反复描写“雨后”、“雨中情”这类题材的美学追求。

  高士尊的宏幅巨构《群雄》,结构独特,横空出世的双峰,赫然对峙,气势逼人,意欲在奇景中展示雄鹰的非凡。可以看出,该画在追求造险势而不见雕琢,写瑰丽而不失自然的格调。《奔马图》写落日晚霞,骏马疾风意象,酣畅痛快,再题上“向晚寻征路,残云傍马飞”更是气概雄浑,抒发老骥伏枥之志。《菊花》则章法别致,墨韵朴厚,上题“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流露出知识分子守节如玉的文化气质。他画竹又别出心裁地题上“此竹能制笛,可吹太平歌”,可见出老画家欣逢盛世,那种溢于言表的喜悦情怀。“文由胸中而出,心以文为表”,王充的这番话正道出画家的作画状态。

  高士尊把他的画室命名为“绘心”,可知,“绘心”乃画家的主旨,为此,可一意孤行;为此,可突破成规;为此,而另立新法。他的作品中的那些奇思、奇趣、奇景,乃心象的物化,乃画家内心生活的感性展现。

  在高士尊的作品中,还随处可见到浓浓的平民情怀。这情怀又是以审美的方式呈现在观者面前的。他善于在平民百姓平凡的居家生活中发掘出诗意。他欣赏“萝卜白菜保平安”的恬淡从容,他认同简朴自然、“知足常乐”的人生哲学。他把潜藏于意识深处的这种价值观念,用写意的、象征的艺术方式呈现出来,产生了一系列看似平淡却意蕴深浓的作品。

  《白菜辣椒》就画得相当精妙,此幅画技法娴熟,笔法墨法颇得写意画的三昧。浓墨处含润春雨,表现绿叶有青翠欲滴的水灵感,又反衬出清白如玉的菜体愈加丰满鲜嫩,与红艳艳的辣椒构成强烈对比的色彩视觉美感。在这痛快淋漓的表现技法中蕴藏着作者鲜明的审美态度。

  画家把他的平民情怀寄寓于白菜辣椒这些生活符号中,但又决不是直白的说明,而是审美的,通过包含着引起心灵感应的绘画意象,使人触景生情,引发潜意识的共鸣。清风宜人的格调,温润而强烈的绘画语言,既浓化了生活情趣,又寄寓了人生情味,再点题式地题上“醋溜白菜最好吃”的大白话,于幽默调侃中道出平和、温厚、纯朴的人生态度。写意画,要寄寓情怀,但倘若把写意画当成产品说明书就乏味了。

  他的《柿柿皆红》表现的是农家情怀,红火的丰收喜悦,在焦墨的浓黑与秋色的嫣红色彩结构中得到酣畅的表达。老辣苍劲、隶中含篆的笔法,更透露出精神的健旺。有意味的笔墨形式,也构成写意画畅神抒怀的有机组成部分。

  高士尊喜欢画鸡,而《天伦乐》的构图、造型、构意最为出色。该画布局饱满而精当,造型简约而生动,虽是农家常见之景,但画家把它画得如此投情融情,完全人情化了,拟人化了,简直到了“不知我为草虫耶,草虫之为我耶”的物我相融境地。也正因为此,才把公鸡、母鸡、小鸡一家画得如此母慈父爱,嗷嗷待哺,情态动人。天伦之乐,其乐融融,不也是一种农家情怀的寄寓吗?从写意画的角度来看,这些画是相当精彩的,用笔运墨,老辣生动,余味深长。高士尊善于在状物抒怀中,在盎然的生趣中展示平民意识和农家情怀。

  画家已届耄耋之年,但那种求进不止、白发学童的精神风貌,着实让人感佩。而其虚怀若谷、永不满足、不耻下问、择善而从的大度,更推动着他向着高峰攀登。我期盼着老画家有更多的新作问世。

2008年10月

于北京马坡花园天道酬勤书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高士尊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